久盈:贝多芬的一缕卷发即将被拍卖

文章来源:世联行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4日 22:55  阅读:3400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时,门开了,门的后面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——妈妈!妈妈看着我,从她的眼眼神中,可以看出,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成绩。

久盈

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课外书,她看课外书已经达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,有一次她竟然通宵看完了一本书,而且她第二天还要上学!

那是在我四年级时,在家里我是个脾气暴躁的孩子,只要有稍不顺我心意的事,我就要耍小孩儿脾气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件事俏无声息地接近我……

人们常说:老师是蜡烛照亮了别人, 燃烧了自己。也有人说:老师还不是一个样, 这个老师却 与别人不同。她是那么慈祥,那么亲切。

在无数个平淡的日子里,我们用友谊写出了最绚丽的文字,用心呵护彼此,用爱感化彼此。只要友谊还在,纵使严冬寒冷,还有丝丝阳光存在。只要你们还在,我就不会孤单。友谊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课堂,那无声却鲜活的友谊告诉我:岁月如海,友情如歌。

我的校园每天都很干净,那是因为我们全校人都有一个好习惯,就是每个人都一个垃圾袋,只要见到一片纸,就把那一片纸捡起来,放到自己的垃圾袋里。

临近期末考试的复习阶段,母亲天天端来银耳莲子粥和核桃粥。其实我看得见她指甲丽音剥核桃而起的水泡。粥是香淡的,尤其是在严冬,坐在明亮的灯下,捧着一碗滚烫的粥,我总是无比放松,无比的惬意。母亲肯定是在这个时候,从我的言语神情中捕捉到了‘‘蛛丝马迹’’,比如在学校和老师较劲,与同学闹别扭,或最近学习情况怎样等。那天正享受着母亲为我做的香菇木耳粥,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便问正坐在我旁边看我吃饭的母亲:‘‘妈,您当时为什么会想起为我做粥?’’母亲缓慢的张开口:‘‘其实,那是你正在叛逆期,班主任经常找我谈你在学校的表现,你放学后又不回家,总是在外面和你同学玩,我也不敢对你说过激的话,怕你那一天真的不回来了,所以只能一边煮粥,一边等你回来。’’




(责任编辑:张简亚朋)